问梅

欣赏Z世代

我如何改变对中国人成长的看法’s most stable era

2020年即将结束,我一直在回顾这一最不寻常的年份的重大启示。这是我对中国的“ Z世代”(或Z世代)的看法的转变,这些人出生于1990年代和2000年代。

我曾经将这一代人定型的印象称为“小皇帝”:他们被宠坏,柔和,个人主义,但缺乏独立的思想。但是,他们对Covid-19危机的反应大大改变了这种印象。在武汉和湖北大流行的高峰期,Z世代担任了抗击病毒的主力军,无论是医务人员还是建筑,物流和食品生产等其他领域的工人。

我看到了年轻志愿者在行动的报道,从向弱势社区分发药品到武汉禁闭期间被困在别处的主人留下的探访猫狗。 Z世代还是抗议地方政府对李文亮的抗议活动的领导者。李文亮是一名因Covid感染而死亡的举报医生(也是Z世代的成员)。代表他的在线竞选活动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以至于中央政府不仅取消了李国宝的谴责,而且还称赞他为“烈士”,这是对为国家服务而死的人的最高荣誉。

当我阅读上海心理学家陈墨的一篇文章,标题为“中国的孩子已经改变,但他们的老师和父母没有赶上来”时,我对Z世代的兴趣进一步增加。 Chen认为,Z世代族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他们的父母和老师对让他们打勾的原因一无所知,而只是试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和抱负强加给年轻一代。

她指出Z世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代以丰富的物质财富,家族之爱和无所不在的互联网成长的一代。结果,Z世代通常更博学,哲理和自信,但也可能更孤独,压力更大并且在情感上更脆弱。她还指出,“独生子女政策”如何使这一代人具有话语权或“议价能力”,这使他们更具话语权和影响力。

与孩子或同事属于Z世代的中国朋友讨论这一点,我现在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们与我们之间的代沟。生于贫困和动荡的1960和1970年代,但在邓小平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下长大,我们这一代人在我们的生活初期就经历了真正的贫困。中国在1980年左右对外开放时,我们不由西方的财富,技术,流行文化和民主理想所吸引。我们的民族自卑情结使我们的首要追求之一就是离开中国,在西方过上更好的生活。

相比之下,Z一代在中国历史上最繁荣,最稳定的时代成长,当时该国在经济和技术进步方面跃居其他发展中国家(和一些发达国家)。随着人们对全球流行文化和海外旅行的便捷访问,Z一代人在年轻时也变得更加世俗。

以我最好的大学朋友Olive(奥利夫)的26岁女儿Gege为例。她的父母曾于1990年代在黑龙江农村地区当过“留守儿童”,她的十几岁的大部分岁月都在北京和上海度过,上图是奥利在许多欧洲公司工作的地方。我目睹了她是如何成长为一个自信而出色的学生的,该学生于17岁开始在多伦多大学学习。她目前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研究生,专注于碳固存。盖格对中国和世界一无所知,对西方既不是民族主义,也不是星罗棋布。她在两种系统中都能看到好坏,无论走到哪里都感到舒适。

与我们这一代人不同,Gege从十几岁起就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她与奥利弗一起旅行到了比我访问过的更多的欧洲国家。她演奏音乐和唱歌,滑雪板和绘画。她约会并养了一只狗。奥利弗(Olive)和我不由自主地感到,我们错过了年轻时的许多乐趣。

然而,当格格(Gege)假期从美国回到家时,上海的摩天大楼(数量,高度迅速增加),智能手机的普及(尤其是在数字支付等领域)以及时髦和无忧无虑的生活方式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假期结束时,她经常开玩笑说她要回到美国的“落后乡村”。也许这最能说明中国在一代人的时间里已经发生了多少变化,以及为什么中国的世代差距如此之大。

 

 

 

 

 

 

 

 

 

 

 

 

 

 

 

 

 

 

 

 

 

 

 

 

 

 

 

 

 

 

 

 

 

 

 

 

 

 

 

 

 

 

 

 

 

 

 

 

 

 

 

 

 

 

 

 

 

 

 

 

 

 

 

 

 

 

 

 

 

 

 

 

 

 

 

 

 

 

 

 

 

 

 

 

 

 

 

 

 

 

 

 

 

 

 

 

 

 

 

 

 

 

 

 

 

 

 

 

 

 

 

 

 

 

 

 

 

 

 

 

 

 

 

 

 

 

 

 

Mei是中国东北长大的华裔,1980年代末在北京的一所精英大学就读,并在1990年代初在美国的研究生院就读。她曾在美国,香港和中国大陆工作,在那里磨练了她的双重文化视野。


©ChinTell Ltd.保留所有权利。

由汇丰银行独家赞助。

拥有《中国周刊》网站和每周杂志出版物 由香港ChinTell有限公司维护。汇丰银行或汇丰银行集团的任何成员均不认可其内容和/或 参与选择,创建或编辑《中国周刊》网站或《中国周刊》杂志的内容。这些表达的观点 出版物仅是ChinTell Limited的观点,不一定反映汇丰的观点或投资思路。不承担任何责任 因此,对于这些出版物的内容或其中的错误或遗漏,汇丰银行将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