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工业

大家欢呼新首长?

政府支持的竞争对手在北京打压滴滴的过程中取得进展

T3-w

搭便车:T3楚星得到三大国有汽车制造商的支持

近年来,对于少数中国国有汽车公司来说,这是一段艰难的旅程。私营部门公司一直在电动汽车领域超越它们(除了少数显着的例外),而它们的外国合资伙伴已将重点转移到自己的独资部门。

但由于滴滴出行最近的监管困境,移动(叫车)领域出现了反击的迹象。中国三大国有汽车制造商长安、东风和一汽是 T3 Chuxing 的创始股东,T3 Chuxing 刚刚获得了自软银于 2017 年 4 月向滴滴注资 50 亿美元以来该行业最大的资金。

由中国最大的国有金融集团中信集团牵头的一个集团在 A 轮融资中投资了 77 亿元人民币(合 12 亿美元)。其他新投资者包括在线旅游集团同程和由中国汽车工业协会(CAAM)前任会长董扬创立的美德资本,以及回归投资者阿里巴巴和腾讯。

此次融资是在为竞争对手曹操楚星筹集的 38 亿元人民币资金之后完成的,该资金于 9 月结束。这家吉利旗下的集团已经表示,正在积极为下一轮筹集资金,希望在 2022 年初完成。

在泄露给中国媒体的一封内部信函中,T3 的管理层告诉员工,公司只有 40 天的时间来利用滴滴的困难。它告诫他们采取“007 态度”,这意味着工作没有休息(一周 7 天零百小时到零百小时),并拥有“杀死”任何竞争对手的“许可证”。

T3正在加快扩张计划,以2019年启动的南京基地为基础,打造全国网络。去年底,它在21个城市运营,平均每天约75万人次。

到 6 月,这个数字已经扩大到 41 个城市,到 9 月底,每天的乘车量达到 200 万,排在第二位,仅次于同样来自江苏省的曹操。

到 2021 年底,T3 希望日均乘车量达到 300 万人次。首席执行官崔大勇表示,盈亏平衡点是 500 万。相比之下,根据极光移动整理的数据,之前无所不能的滴滴出行从 6 月份的平均每天 1560 万次下降到 8 月份的 1090 万次。其国内市场份额已从近 90% 下降到 75% 左右。

滴滴的减速是由其 6 月底 44.4 亿美元的纽约 IPO 引发的,颇为矛盾。在上市两天后,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CAC) 宣布对其是否不当收集个人数据以及可能存在的国家安全漏洞进行调查。

滴滴的应用已从网上商店下架,阻止新用户注册。但是,它对现有用户仍然有效,并且仍然可以作为微信和支付宝上的迷你应用程序使用。它的第二项服务华小猪(小猪快递)以更便宜的票价定位年轻客户,并未受到影响。

持续的打压对滴滴的股价产生了巨大而持久的影响,该股价已从 14 美元的上市价格暴跌 42%。除了在 中国正在进行的调查外,滴滴还在美国面临集体诉讼。

这并不是说投资者没有得到预先警告。 IPO招股说明书已经披露了来自反垄断监管机构的传票,滴滴在 4 月份收到了与其他 33 家互联网巨头类似的传票。

鉴于政府打破垄断以鼓励竞争的战略,更不用说促使国有部门重新在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滴滴的市场主导地位使其成为一个明显的目标。

该公司还发现自己陷入了在 IPO 之前明显的另外两个结构性转变之间。 7月初,中国颁布了《个人信息保护法》,以类似于欧洲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的方式保护个人数据的权益。

然后还有使美国和中国金融市场脱钩的努力。自滴滴破产以来,政府起草了新规定,强制所有公司在海外上市前必须获得证监会的批准。

这部分是为了防止公司试图逃避国内监管审查。但对于选择香港而不是纽约的公司来说,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因为据报道他们将免于 CAC 审查。

滴滴的股价在 10 月份短暂上涨,当时《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滴滴也在考虑在香港二次上市。

中国媒体认为,为出行领域带来更多竞争的举措对消费者来说是个好消息——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随着竞争对手试图建立市场份额,客户已经从大幅折扣票价中受益。

然而,这种激烈的竞争也让政府感到担忧。例如,交通运输部已开始在 36 个城市发布月度合规统计数据,以迫使各地方政府确保出行公司遵守政府有关驾驶员资格的规定。 11月初,深圳市政府还召集了28家在该市运营的网约车公司,警告他们不要“恶性竞争”。当局很清楚,新进入者正试图在短短几个月内效仿早期进入者滴滴和优步近十年才实现的目标。

国内媒体尤其怀疑T3是否能够应对快速增长并保持其客户服务声誉。据报道,与前两年的 1,084 起相比,仅 10 月份的投诉就猛增至 312 起。

T3和曹操与滴滴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都建立在企业对消费者(B2C)模式而非消费者对消费者(C2C)模式上。 T3 拥有大部分自己的车队——全部由三位国家支持的创始人制造。

然而,有迹象表明,它希望朝着与滴滴类似的方向发展,因为其重资产模式可能会减缓扩张速度并阻止其足够快地建立市场份额。

T3 进行了多次不成功的试验,试图进行这种转换。在南京,它试图让现有司机放弃薪水,转而采用特许经营模式。在重庆,它尝试了两名司机共享同一辆车。这两种选择都不受司机们的欢迎。

网约车平台对待司机的方式也吸引了强烈的社交媒体评论。这一次,西方人和中国人的批评意见基本一致。优步长期以来一直因在美国和欧洲的“掠夺性商业行为”而受到指责——在建立起主导市场份额后,在调整价格和薪酬之前,通过在司机激励和乘客折扣上大手大脚现金来充斥新市场并削弱现有竞争。

中国网民对国内的拼车公司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古人说,喝水不忘谁帮你挖井。”一位网友评论道。 “T3 不关心它的司机。过河的时候拆桥太忙了。”

事实上,如果网约车公司按自己的方式行事,未来十年内根本不会有司机。 T3 的崔认为,自动驾驶汽车的临界点将在 2027 年左右到来。

与此同时,优步和 Lyft 等大型全球企业在多年建立市场份额后首次实现盈利。

对于优步来说,它第一次涉足黑色市场是苦乐参半。在被迫减记其在滴滴的持股价值后,它在最近的第三季度业绩中只能以 Ebitda 为基础(而不是净收入基础)实现盈利。

滴滴尚未公布其第二季度财务业绩,因为该公司及其投资者正在等待正在进行的监管审查的结果。

与此同时,关于这家成立 9 年的公司高层领导层变动的传言层出不穷,等待调查结果出来。


© ChinTell Ltd. 保留所有权利。

由汇丰银行赞助。

中国周刊网站和周刊刊物归其所有 由香港 ChinTell Limited 维护。汇丰银行或汇丰集团公司(“汇丰银行”)的任何成员均不认可这些内容和/或 参与《中国周刊》网站或《中国周刊》杂志内容的选择、创作或编辑。这些中表达的观点 刊物仅代表 ChinTell Limited 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汇丰的观点或投资理念。不承担任何责任 因此,汇丰银行对这些出版物的内容或其中的错误或遗漏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