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与科技

博弈论

新监管时代,腾讯的表现如何?

腾讯-w

分析师仔细研究了其结果

最近几周,一场“席卷黑色风暴”席卷了中国的娱乐圈。这听起来像是气候危机的另一篇章,但它实际上是该国今年最受关注的电视剧的直译:一部关于一名警察在被上级陷害后为名誉而战的腐败传奇。

该系列背后的公司腾讯今年一直在与自己的一些令人讨厌的风暴作斗争。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领头羊,该公司受到了一系列调查和规则变化的冲击。监管机构针对垄断行为,要求更好地保护个人数据。新的调查层出不穷,给人的印象是,人们对所谓的“大科技独裁者”的情绪已经果断地变暗了——腾讯及其互联网同行有时被当地描述为。

“什么时候停?” 《经济学人》在其“World Ahead 2022”系列文章中询问了该活动。该杂志估计,该行业的市值至少蒸发了 1 万亿美元。

腾讯股价一路暴跌,从 2 月份的 773 港元跌至 11 月中旬的 490 港元。分析师一直在努力跟上政策变化对集团盈利能力的影响。早在夏天,他们的共识价格目标仍然在 700 港元左右。根据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公司的数据,目前,该价格已降至 515.17 港元。

由于腾讯股票多年来表现出色,一些分析师似乎不愿转为卖出评级。尽管目标价已被下调,但大多数人仍将腾讯的股票归类为“买入”。但他们认为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是否正确?第三季度的业绩让我们稍作思考。收入同比增长 13% 至人民币 1,424 亿元(220 亿美元),净利润增长 3% 至人民币 395 亿元。然而,在此期间,腾讯出现了自 2004 年首次公开募股以来最慢的季度销售额增长。如果该集团使用 IRFS-19 之前的标准计算其净利润,它也会录得亏损。

腾讯管理层表示无需担心,公司正在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公司创始人马化腾解释说:“我们正在积极拥抱新的监管环境,我们认为这应该有助于行业走上更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当地分析师认为,虽然腾讯的增长轨迹可能会放缓,但该集团不太可能像阿里巴巴和滴滴出行那样触犯政府。人们普遍认为,与某些竞争对手相比,腾讯不太像是监管机构的目标。 “腾讯一直在自我监管”,中银国际分析师迈克尔孟解释说,该公司通过为玩其广受欢迎的在线视频游戏的 18 岁以下青少年提供保护计划来回应政府的担忧。

该公司表示,它认为严格限制游戏时间的同一计划不会扩展到成年人,但它也必须应对新个人信息保护法 (PIPL) 的实施带来的变化,该法已生效。本月生效。腾讯表示,它已经在遵守新的立法(允许人们更正或删除关于他们的信息,并撤回他们同意公司处理他们的数据)。但为确定起见,上海市消费者委员会已要求其确认是否在用户选择退出个性化广告的情况下停止收集数据,或者是否仍在收集信息但不使用这些信息。

在某些方面,腾讯应该有能力应对收紧的监管控制,因为它过去有过类似活动的经验。一个例子来自 2018 年,当时政府第一次开始担心在线视频游戏成瘾的风险,对新游戏实施许可冻结,腾讯为此付出了代价高昂的停顿,持续了九个月。

自那以后,腾讯的游戏收入翻了一番多,达到 534.3 亿元人民币,成为该集团最大的单一收入来源,占第三季度销售额的 37.5%。国际博彩销售也是一大亮点,同比增长五分之一。腾讯继续扩大其全球影响力。 2020年,子公司TiMi Studio在洛杉矶成立了第一家游戏开发工作室。今年它也扩展到西雅图和蒙特利尔。

正如我们在 WiC557,腾讯也是引领元宇宙(可以重塑我们与物理和数字环境交互方式的共享虚拟世界)的科技巨头之一。

该领域的先驱们谈论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社交媒体和网络游戏合二为一。腾讯在视频游戏和社交网络方面的血统应该给它一个优势。例如,它已经拥有超现实替代宇宙 Fortnite 的美国发行商 Epic Games 40% 的股份,并与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 Roblox 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是一个允许玩家创建自己身份的游戏开发平台以化身的形式。为了进一步进军该领域,腾讯也一直在重新定位其最大的游戏之一 王者荣耀,以“Kings Metaverse”为新商标。

腾讯总裁 Martin Lau 在本月早些时候的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将元宇宙描述为“非常令人兴奋,但有点含糊”。

他补充说:“我们有很多技术和能力构建块,可以让我们通过 [多种途径] 来把握元界的机会,”他补充说,这表明会有追求利润的空间,因为中国政府似乎并不“从根本上反对”的概念。

世界上最大的科技集团不会只是邀请他们的客户打开进入这些平行世界的大门。他们还将邀请一些企业竞争对手也加入他们的行列。政府在监管改革中的另一个目标是打开科技行业封闭的生态系统,互联网巨头一直在努力向竞争对手的用户关闭他们的平台。

然而,时代在变化。新时代的另一个标志是,腾讯已从起诉抖音(字节跳动旗下)侵犯版权改为本周允许其用户在竞争对手平台上发布包含其电影和电视节目素材的短视频——这是一个巨大的让步以及从传统的“围墙花园”方法中移除一块主要的砖块。

腾讯的另一项战略举措是将自己定位为更多希望在云上实现业务数字化的公司的合作伙伴——该部门现在是腾讯增长最快的业务。

几年前,分析师预测,到 2022 年,腾讯金融科技和商业服务部门的收入可能占销售额的一半。最新的结果显示,要实现这一目标,仍有一段路要走,为 31.4%。但势头强劲,第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 30% 至人民币 433 亿元。

汇丰表示,这就是腾讯成为其在中国科技行业首选的原因,尽管近期将公司目标价从 655 港元下调至 590 港元。

本月早些时候,腾讯在武汉举行的数字生态系统峰会上宣布,它现在拥有 30 多个行业的 9,000 家商业服务合作伙伴。它还开发了 400 多个客户产品,包括软件即服务 (SaaS) 和平台即服务 (PaaS) 产品,如腾讯文档和腾讯启点(客户关系管理平台)。 WeCity 是其另一个向市政服务的重大转变背后的品牌,它搭载了多个微信账户和省市政府设立的小应用程序。例如,其中许多城市的当地居民现在可以使用腾讯的支付工具支付电费。

该公司还开始开发自己的半导体芯片,以支持未来的软件开发。它最近推出了三款新设计:用于图像处理的紫霄(“仙境”);用于视频转码的沧海(‘广阔的大海’);以及用于存储和网络可视化的宣灵(“神”)。

但这是否足以支撑腾讯在未来新时代的股市估值?以 25 倍的远期市盈率计算,这些股票目前的交易价格低于其 28 倍的长期平均水平,并且比微软(37 倍)和亚马逊(65 倍)等西方科技巨头有很大的折扣。

腾讯仍然比阿里巴巴(18 倍)和百度(17 倍)等国内同行享有溢价。投资者可能不得不习惯增长放缓,尽管更直接的困难是预测政府政策的变化可能会如何损害利润。例如,腾讯现在对监管变化大体上是清楚的吗?或者,政府是否会很快将注意力转向互联网领域的新目标,如第三方支付和短视频,腾讯也面临大量风险?


© ChinTell Ltd. 保留所有权利。

由汇丰银行赞助。

中国周刊网站和周刊刊物归其所有 由香港 ChinTell Limited 维护。汇丰银行或汇丰集团公司(“汇丰银行”)的任何成员均不认可这些内容和/或 参与《中国周刊》网站或《中国周刊》杂志内容的选择、创作或编辑。这些中表达的观点 刊物仅代表 ChinTell Limited 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汇丰的观点或投资理念。不承担任何责任 因此,汇丰银行对这些出版物的内容或其中的错误或遗漏承担责任。